主页 > 能源访谈 > > 正文

王保国:储能价值在电力市场尚未充分体现
2019-05-20 12:14  环球能源网    我要评论(0)

一直以来,储能的市场地位与其所承担的战略地位并不相吻合。但自今年参与“三北”电力市场调峰后,这种局面才有所好转,储能市场主体地位获得确立。

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,储能技术路线呈现出多样性和广泛性,很难判断哪种储能技术可以覆盖全部的应用领域,而这也是国家对储能补贴政策出台始终保持谨慎的重要原因。

储能价值几何?就此问题,近日,记者采访了参与国家“十三五”储能规划撰写、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王保国教授。

依靠电网自身进行储能不客观

记者:国内储能的发展经历了很长一段被质疑的阶段,请您谈一下当前储能行业的发展环境有哪些变化?

王保国:首先,储能行业的兴起与新能源的发展密不可分。这是由于新能源天然具备不稳定的特性所决定的。这种不确定性给可以平滑电力、提高电力质量的储能提供了发展空间;

其次,发展储能对节能减排的影响深远。目前国内节能减排作为一项基本国策,很重要的一个核心,是电网系统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,通过储能使能效得到巨幅提升,对社会节能减排意义非常重大。

显而易见,发展储能是可以完美解决新能源问题、满足节能减排需求的最佳技术路径之一。而从目前储能产业发展阶段来看, 物理性的抽水蓄能发展受到了自然环境、社会因素的制约,储能正在向以化学物质和电化学储能为主的发展路线进行转变。

记者:通常来讲,电网也具有类似储能的调节功能,那么在电力系统还需要储能的介入吗?

王保国:“电网是一个巨大的储能系统”这一说法有一定道理,但是不准确。我们首先要明白能源和物质的关系——物质是能量的载体,脱离物质讲能量没有任何价值的。国内电网体量庞大而且复杂,确实具有一定的储能和自调节作用,但作为能量传输的大通道,保障电网安全无疑是首要任务,用电网作为储能的替代显然是不可行的。

电改为储能提供发展空间

记者:储能与新能源发展密切相关,怎样的比例才能使整个项目更具经济性?

王保国:各地新能源的波动性是不一样的。通常来讲,一般风力发电厂,按照10-15%的比例配置即可行。以全钒液流电池为例,从经济效益、投资价值来看,现阶段其经济价值区间应该在功率250千瓦、储电4个小时,上限到几十个兆瓦、储电8-10小时,在此区间内增加储能所用电解液就可以灵活调节所需容量。

国内储能尚处于产业化的起步阶段,随着技术、市场、规模的扩大,储能成本仍有很大的下降空间。其中,全钒液流电池的成本已经从几年前1.8万-2万/千瓦下降到6000元/千瓦。而当前分布式微网系统正在成为全钒液流电池最佳应用场景。海岛、电网末端等地方电价普遍在3元/千瓦时以上,液流电池储能特有的长寿命和高安全特征,已经可以促使其经济型逐渐被显现出来。

美国对电力质量的要求很高,也促使全钒液流电池在美国作为一种调频设备,在美国形成了一定的市场和规模。但国内储能项目基本仍以示范为主,距离市场环境的完善还有距离。储能产业的发展不仅需要依靠技术和产业本身的进步,还和政策环境直接相关。

目前,国内电价还没有和电力质量紧密挂钩,导致无论品质优劣的电能都执行同一个价格体系,储能的价值并没有在电力市场上得到充分体现。随着电改的推进和国内对电力品质要求的不断提高,一些政策也许会逐步调整,未来储能发展空间可期。

补贴前提是可实现储能单独计量

记者:您认为,储能价值如何在能源系统中如何得到体现?在众多储能技术路线中,国家又该如何选择恰当的技术路线进行扶持和补贴呢?

王保国:储能对整个电力系统的贡献和价值还不能独立计算,犹如在电力系统,没有人测算变压器对电网的价值一样,因此国家对储能的补贴谨慎也是情理之中。

储能价值的真正体现需要先做到在实际工作中储能价值的单独计量,之后才会有储能电价的出台,产业的补贴才会水到渠成,这方面的计算需要有研究单位去推动。

同时,在分布式发电、电网末端,没有储能系统就没有办法运行起来,但这个价值也没有人去量化。尽管储能发展的瓶颈仍在于成本,但如果把储能的边际效益考虑进来:如由于引入储能,减少了“弃风”“弃光”,减少了污染物排放,所形成的社会效益应该考虑在内,储能也已经到了可以产业化的阶段,因此,适当的储能电价政策变得十分必要。

责任编辑:杨虞波


Copyright 2014-2019 Globalny.Org.cn 环球能源网 版权所有
本站未标注来源文章均来自互联网 关注能源资讯,分享能源新闻,尽在环球能源网